Planets 杭州互联网法院诉讼平台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要闻 > 法院要闻
 
杭州互联网法院开庭审理一起涉古画像砖拓印图案案件

发布日期:2020-03-10信息来源:杭州市字号:[ ]

3月10日,我院对一起因古画像砖拓印图案引发的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进行了在线宣判。

原告张某、陈某诉称,其二人共同出版图书一本,对二人一生考古工作中积累的浙江省某市及周边挖掘的古画像砖进行介绍,并包含了古剡汉六朝约2000幅古砖拓印画像的配图。原告认为书中每一幅涉案古画像砖图案都是亲自在古砖上进行修整、拓印而成,图案清晰、丰满,内容丰富,其二人对书中的每一幅图案均享有独立的著作权。后原告发现,署名李某、杨某出版发行的图书中约362幅画像砖图案,系复制于其二人出版的图书。原告认为,其所著书中所收录的古画像砖图案,都是其对收集的古画像砖经过精心比对挑选后,运用水墨与宣纸为主要材料,将自己的思维方式、审美观念、以及融入道法自然、气韵生动等传统艺术准则,仔细拓印、修复而来。书由其所著,其拥有书中涉案古画像砖图案拓片原件,对书中的每一幅涉案古画像砖图案享有著作权,并主张涉案古画像砖图案为美术作品,而李某、杨某未经授权使用,侵犯了其署名权、修改权及复制权。故起诉李某、杨某要求其停止销售所著图书、某出版社停止发行该书。被告李某、杨某认为,书中被控侵权图案来源于自己的拓片及收藏。涉案古画像砖图案不构成我国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古画像砖系古人创作完成,因其年代久远已不在著作权保护期内,不受我国著作权法的保护。原告的古画像砖图案是其对古画像砖通过拓印、拍摄的方式形成,实质为复制行为。一块画像砖可以通过拓印形成无数画像砖拓印件,而画像砖由全国各地官方博物馆或私人藏家收藏,李某、杨某所在的研究所即拥有大量汉画像砖石标本及汉画像石与画像砖拓片。两本书虽均使用了涉案古画像砖图案,但在书中所记载内容的时间跨度、地域范围,作品类别、创作目的、受众、作品的编排及排版等表达方面均存在明显不同,张某、陈某对涉案古画像砖图案不享有著作权。被告某出版社认为,涉案古画像砖图案属于人类共同文化财富,是社会公用资料。任何人均享有研究的权利及以自己的文字百搭方式进行创作的权利。拓印古画像砖形成的图案不能达到独创性的基本要求,不属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

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是涉案古画像砖图案是否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受保护的美术作品。

根据《著作权法实施条例》规定,著作权法所称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美术作品,指绘画、书法、雕塑、建筑等以线条、色彩或其他方式构成的有审美意义的平面或者立体的造型艺术作品。

独创性是作品取得著作权法保护的首要条件,是指作品由作者独立完成并表现作者独特的个性和思想,“独”和“创”两个条件对于构成作品而言缺一不可。实践中在判断作品是否具有独创性以确定是否受著作权法保护时,需要考虑作品类别,作品类别不同将影响独创性判断。

涉案古画像砖图案是由拓印而来,该行为是对古画像砖上的砖文、砖饰、砖画的复制行为,即使在拓印的过程中,原告对标本及古画像砖有个性化的选择、判断以及高超的拓印技巧和艺术品味,但各该因素均与美术作品的独创性判断无关,其所拓印出的涉案古画像砖图案与其相对应的古画像砖上的砖文、砖饰、砖画在视觉上并无显著差异,不具有独创性。同时,涉案古画像砖图案并未体现出艺术家独特的观点与特殊的创造力,缺乏美术作品应具备的较高艺术审美感,不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受保护的美术作品。故依法驳回张某、陈某的全部诉讼请求。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